冬天读书季,让我们读一读名家笔下关于冬天的美文

2019-09-28 14:34 关键词:名人散文 分类:名人散文 阅读:347

文:双木林兮

冬至,二十四骨气里最关键的骨气之一。过了至,意味着一年中白天最短,黑夜最长的日子也不期而至了。一年四季经过了春的温润,夏的热烈,秋的开朗以后,也终归迎来了冬的严寒与绵长。这是一个骨气所给予人的时候的意义,另有一份属于奇特天气的期许。本年的佳节适逢周末,因而没有了往时昔日因加班加点而赶着回家吃团聚饭的急促。只是,这个光阴的冬至涓滴没有了冬的气味,南国的十二月温热如夏,在汗流浃背的天气过着这个与穷冬互相关注的节日,老是使人觉得有些许别扭。


带着一些舒服与隐约的遗憾,我再次翻阅了那些名家笔下的誊写冬季的美文。我晓得有些物品再也回不来了。光荣另有那些笔墨,带着作家们所给予的温度,让我们能够一边回忆,一边重温冬的味道,忆想那些逝去的美好韶光。

冬季在老舍的笔下,是布满情调的。《济南的冬季》是少年时就读过的笔墨,今后缅怀住了一座冬季里响情的都市。济南的冬季算得上北国里一道别样的风光,太阳没有南边内地都市的凌冽和狠毒,又不像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那样酷寒肃杀,整天不得见阳光。它是温情而慈悲的,照的三面小山环绕中的济南一片暖和。老舍说,济南的人们在冬季里是浅笑的。他们肯定是一边享用着冬的赏赐,一边畅想着春的邻近。下点小雪的济南更是别有一番风味,远山近树,衡宇村舍都覆盖在白雪的温顺里,平增了万物的娇媚,冬季的济南也就成了名画家部下的水墨图画。

如此的冬季使人神往,惋惜多年身处南国的都市,见惯了姹紫嫣红暖和如春又稍瞬即逝的秋日,更对姗姗来迟乃至急忙而过的冬季早已屡见不鲜。那里的都市像是经常被掌管冬之女神所忘记,不来则已,一来惊人。早上许照样艳阳高照,恍若盛夏,下昼便可寒风咆哮,冷气逼人,直把人弄得措手不及。那里的冬季少雨而多风,室内温度不低,但阴冷直击肌骨。这是一种使人望而生畏的风,是一种使人直打冷战的寒,暴风无孔不入,所到之处,万物黯然失色。在如此有限的冬季里,色彩和暖和都变得悠远,人们和都市都变得酷寒。但是,当人们都在为阻挡突如其来的穷冬而添置厚厚的大羽绒,大毛衣,厚领巾和棉帽子时,只消一个晚上,冬季就又能够悄无声息地溜走,留下诰日明朗的天空和温热的太阳给人们来个虚惊一场的喟叹。那里的冬季太贫乏情调,因而倍加神往老舍笔下济南的冬季!


冬季在朱自清的笔下,是布满温情的。多年以后,每逢冬季,总忘不了老师那篇《冬季》,忘不了内里写到的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吃白水豆腐的情形。大冬季的,爸爸和他们哥儿三个坐在一同,目击着小洋锅里一小块一小块嫩而滑的豆腐像反穿的白狐大衣,水翻腾着,热火朝天。小洋锅被熏得很黑,房子也很老,冬季更是严寒,但这个小锅里的白豆腐却暖和了作者全部穷冬,乃至平生。在作者的影象中,小洋锅很高,爸爸老是站起来,觑着眼,从氤氲的热气中伸进筷子,夹起豆腐,一一放进小孩们的酱油蝶里。朱自清明显不单单是在写冬季,更是在写爸爸漠不关心的爱。那里的冬季在作者的笔下绘声绘色,有情有味,读来恍如闻到了扑鼻的酱香和豆腐的幽香,感遭到了冬季里室内暖和如春的亲情人伦。以是,暖和组成了朱自清冬季的影象,那种浓浓的亲情是冬季里最暖的底色。

屡屡读到那里,我的脑海中老是翻涌起那些逝去的昔日韶光。曾几何时,在老家的穷冬里,我和我的爸爸妈妈以及姐姐们也共处过如此的光阴。当时的韶光有些慢,当时的白天显得有点长,当时的屋宇有点薄弱,当时的冬季确实有些冷。我们一家五口挤在一个火炉边,一张小方桌成了我们每日三餐的中央。爸爸喜好在如此的日子里,早早地为我们熬制一大锅萝卜汤,用一个大大的猪头骨作辅料,慢火炖煮,直到晶莹剔透的白萝卜变得软烂,猪头肉从骨头上天然剥落,整锅萝卜汤变得汤色厚重浓郁多汁且香气扑鼻时,它就成了我们火炉上边小方桌上整一个冬季里最受接待的好菜。特别是那些大雪封门的冰冻光阴,我们没法外出游玩,惟有躲在家里的火炉边,窗玻璃被屋表里的温差整成了白蒙蒙的一片,氤氲而热火朝天的大锅以及一家人同享着这甜美醇厚的萝卜汤成了我脑海中印象最深的影象。

时至本日,朱自清笔下团团围坐在小火炉边望着一锅豆腐便觉胜却人世厚味的场景已不复再会了,我和家人们如斯享用便宜而厚味的韶光也一去不复返了。本日的冬至被人们过成了布满典礼感的佳节,“人世小团聚,冬至大过年”是人们的共鸣,这一天变得愈加盛大而热烈了。北方的饺子和南边的汤圆天然是不可或缺的古老,但是,团聚的饭桌上有此还远远不敷,鸡鸭鹅鱼不失为配角,而粗茶淡饭,鲍翅参肚也渐渐成了常见的佳宾。不在家里过节也成了一种时髦,因而满街的酒楼菜馆,都是人满为患欢笑留连的欢聚场合。


满桌子堆堆挤挤的热烈,全是为了团聚的欢庆,只是,这红红火火的背后也应有敷衍塞责的情面,碰杯也许不再是为了痛饮,繁复充足的好菜也许再难品出昔时简朴食材散收回的浓郁厚味,团聚也也许只成了少焉的憩息之所。现在的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劳碌,为了糊口奔波是一年三百六十五的全数内容。渐渐地,我们的日子被各类杂事所充塞,我们难过像曩昔那样一同围着火炉再叙嫡亲,我们的味觉愈来愈刁钻缓慢,我们的心里也好像愈来愈麻痹冷酷。热烈的伙伴圈持续刷屏,可我们除了一张张声色犬马的图片充溢眼球外,还剩下几许温情脉脉的笔墨与感念?

想着想着,不由悲从中来。现在老家在远方,天涯共此时给人以怀想。想起白居易的《邯郸冬至夜思家》,“想得家中夜深坐,还应说着远行人”这份眷恋与蜜意无论如何也能给“抱膝灯前影伴身”的孤寂以劝慰,这是现代游子的心之所属,想来也别具蜜意。想起鲁迅老师的《雪》,七八个小孩一齐来塑雪罗汉的经过竟成了我儿时挥之不去的回想,那是曩昔的严寒的冬季里户外最美好的韶光,只惋惜,这些无尽的嬉闹都跟着韶光的流逝与老家的改动而一去不复返了。

幸亏有这些笔墨,充足了佳节的内在,让我们能够绸缪迷恋冬季的美好。据说来日会降温,那真是一个极好的新闻。

联系邮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2002-2019 Copyright © 微夏散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