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散文《荷塘月色》

2019-09-30 21:24 关键词:写景散文 分类:写景散文 阅读:735

这几天内心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坐着纳凉,溘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尚有一番模样吧。玉轮慢慢地升高了,墙外马路上小孩们的欢笑,曾经听不见了;妻在屋里拍着闰儿,模模糊糊地哼着眠歌。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带上门进来。

沿着荷塘,是一条崎岖的小煤屑路。这是一条幽僻的路;日间也少人走,黑夜愈加寥寂。荷塘四周,长着很多树,蓊蓊郁郁的。路的一旁,是些杨柳,和一些不晓得名字的树。没有月光的晚上,这路上黑沉沉的,有些怕人。今晚却很好,尽管月光也照样淡淡的。

路上只我一小我,背开始踱着。这一片六合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越了平时的本身,到了另一天下里。我爱热烈,也爱默默;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小我在这迷茫的月下,甚么都能够想,甚么都能够不想,便觉是个自在的人。日间里肯定要做的事,肯定要说的话,如今都可不理。这是独处的妙处,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

弯弯曲曲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央,零散地粉饰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怯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丽人。轻风过处,送来缕缕幽香,仿佛远处高楼上迷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抖动,像闪电般,顷刻传过荷塘的那里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仿佛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眽眽的流水,遮住了,不克不及见一些色彩;而叶子却更见品格了。

月光如流水通常,悄悄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尽管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以是不克不及朗照;但我认为这恰是到了利益——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的。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班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通常;弯弯的杨柳的稠密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荷叶上。塘中的月色并不平均;但光与影有着调和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荷塘的四周,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而杨柳最多。这些树将一片荷塘重重围住;只在巷子一旁,漏着几段清闲,像是特为月光留下的。树色一例是阴阴的,乍看像一团烟雾;但杨柳的风姿,便在烟雾里也辨得出。树梢上模模糊糊的是一带远山,只有些粗心而已。树缝里也漏着一两点路灯光,垂头丧气的,是渴睡人的眼。这时候候最热烈的,要数树上的蝉声与水里的蛙声;但热烈是它们的,我甚么也没有。

溘然想起采莲的工作来了。采莲是江南的旧俗,好像很早就有,而六朝时为盛;从诗歌里能够约略晓得。采莲的是少年的女子,她们是荡着划子,唱着艳歌去的。采莲人不用说很多,另有看采莲的人。那是一个热烈的季候,也是一个风流的季候。梁元帝《采莲赋》里说得好:

因而妖童媛女,荡舟心许;鷁首徐回,兼传羽杯;欋将移而藻挂,船欲动而萍开。尔其纤腰束素,拖延顾步;夏始春余,叶嫩花初,恐沾裳而含笑,畏倾船而敛裾。

可见那时嬉游的光景了。这真是风趣的事,惋惜我们如今早已无福消受了。

因而又记起《西洲曲》里的语句: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垂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今晚若有采莲人,这儿的莲花也算得“过人头”了;只不见一些流水的影子,是不可的。这令我到底惦着江南了。

——如此想着,猛一昂首,不觉已是本身的门前;轻轻地推门进去,甚么声气也没有,妻已睡熟良久了。

一九二七年七月,北京清华园。

写作后台

《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反动失利,白色恐怖覆盖中国大地。这时候,蒋介石哗变反动,中国处于一片漆黑当中。朱自清作为“大期间中一位小卒”,不断在叫嚣和奋斗,可是在四一二政变以后,却从奋斗的“十字路口”,钻进古典文学的“象牙之塔”。可是作者既做不到弃文就武,拿起枪来反动,但又始终停息不了对漆黑理想发生的不满与憎恨,作者对生活觉得惶惑抵牾,内心是烦闷的,是始终没法宁静的。因而作者写下了这篇作品。这篇散文经过对冷僻的月夜下荷塘景致的描述,流暴露作者想寻觅平静但又不可得,梦想超脱理想但又没法超脱的庞杂心境,这正是谁人漆黑的期间在作者心灵上的折射。

朱自清(1898—1948),原名自华,字佩弦,号秋实。江苏扬州人。“文学研究会”的晚期成员,当代知名的散文家、学者。原任清华大学传授,抗日战争发作后转西南结合大学任教。在抗日民主活动的影响下,政治立场明明偏向前进。暮年主动加入反帝民主活动。他的散文,构造松散,笔触过细,不管写景抒怀,均能经过精密窥察或深切体会,委宛地表现出对天然景致的内心感触。抒发本身的竭诚情感,具有浓重的诗情画意。次要作品有《扑灭》《踪影》《背影》《欧游杂记》《伦敦杂记》等。

联系邮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2002-2019 Copyright © 微夏散文网 版权所有